top
 
 

Hey! 他們在這裡盡情任性做設計


《 01. 那些關於工作室的初衷 》

-
SELECT · MAY 24, 2019
 
 
工作區域 36-100.jpg
 
 

 
 
 
 


我把工作室當作是一盞小燭光,希望透過善的設計思維去影響人的行為

一 高詩杰 / 太硯設計



 
 
對太硯設計主理人高詩杰來說,工作室象徵設計師本身價值體現的沙龍。當自己就是業主,工作室便赤裸裸表達著內心世界,從設計到生活的態度,都誠實反映在空間中。在意「友善環境」議題的他,希望透過設計的手法,在潛移默化間影響、改變人們的行為。因此自己的工作室首當其衝,以「減作」一 減輕裝修行為對環境資源造成的消耗,做為概念出發點。

當時考量到空間本身有嚴重壁癌的狀況,若要根治,已非屬個人能解決的問題;於是高詩杰索性將牆壁表面剃除打開,讓它自然呼吸、調節水氣。而整體的設計脈絡,亦順著破碎磚牆和建物原始的面貌發展。為呼應核心概念,使用材料幾乎沒有木作,主要運用容易回收再利用的鐵件來進行創作,我們好奇問他,自己會如何形容這間工作室呢?他給了一個頗為玩味的答案:「回收試驗場」。原來,這裡的傢俱擺飾,除了特製辦公桌與添購的辦公椅之外,多為屋宅改裝案件中被遺棄的老物,以及自己收藏的歐洲老件。回收試驗場所代表的,既是回收不被青睞的舊物,也是作為新材料或工法試驗的最佳場所。

平常容納三位成員和法鬥總監的工作室,捨棄一般辦公空間重視的隱蔽性,打開內外視覺,讓場域成為引人佇足的櫥窗展示,同時也使狹窄巷弄,多個呼吸的緩衝角落。他們期盼這裡能落實小花理論,從一個渺小的點(工作室),開始產生蝴蝶效應,鼓勵大家更重視生活周遭,願意友善地對待環境萬物。
 
 
 
 
 
 

 
 
cover_topic01-1_1.jpg
 
 


我一直很喜歡老建材自身賦予的歷史記憶,因此我想將它們重新排列組合,延續在地文化的特色

一 翁新婷 / 理絲設計



 
 
喜歡老件和老建材自身歷史記憶的Chris,跳脫大家常用的思考模式,在40年老屋中,徹底翻玩跨世代的視覺風韻與技法。無論是呈現當今趨勢、較為俐落理性的一樓、讓人想起里斯本街上復古咖啡廳的二樓,以及靜享環繞綠意,講求實用性的三樓,處處埋藏重新思考後,再行比例調整的細節巧思。例如:日正當中和陽光邂逅,產生最美倒影的舊式鐵窗花;特別按照古法,兩長磚配一短磚所堆砌而成的廚房牆面,還有地面上崁入拼接的大理石和黃銅邊條等等,許多乍看與現代手法無異的表現,實則保留老一輩的邏輯運用,也成功為工作室創造不少預期之外的迷人姿態。

會有這樣的念頭,起源自Chris隨年歲漸長,自己也變得越來越喜歡保存並傳揚台灣的傳統文化及做法,「我認為那是我們自己的在地特色」。可惜的是客人容易因對老物的既定印象,反而覺得落伍;所以她想給予這些老建材新的意象,透過工作室實際展演,邀請更多人發覺老件之潛能。「我想要延續這種在地性、自身文化的特色,這是我工作室想傳達的最大宗旨。」

而談到Chris個人喜愛,絕對不能忽略入門即撂獲目光的旋轉樓梯。其實用旋轉梯會犧牲掉不少使用空間,但這是自己所鍾情的東西,就是希望把它放進來,讓每個人踏進工作室第一眼,便看見它的存在。所有挑動Chris 熱忱的事物,通通匯聚在這間三層樓的工作室,那份圓夢的快樂,從她微彎而閃耀的眼神便可感受得知。
 
 
 
 
 
 

 
 
cover_topic01-3.jpg
 
 


設計與生活密不可分,我們希望工作的狀態是輕鬆自然,如居家般舒適的

一 徐御尊 / 御見設計



 
 

雙人設計組合徐御尊和Sam所主導的御見設計,擁有一片很不一樣的工作風景。座落台大校園正對面的工作室,空氣中揚飛著永不停歇的青春活力,不同於精華地段相對高壓緊張的氛圍,質樸單純的學區,使人步伐較為輕鬆,也為努力的夥伴們,帶來大片廣袤的綠意景觀。提及設計與生活密不可分的徐御尊表示,自己希望工作的狀態是輕鬆自然,如居家般的舒適,也期待空間能導引更多創意思維的產生,因此將場域劃分成多種形態的工作區域。有允許專注思考的獨立座位,有講求開放、促進彼此交流的區塊,還有想必是所有人最喜歡的窗邊發呆區。結合大面落地窗與編織地毯、懶骨頭等軟性元素的所在,我們私自猜想,「席地而坐」應是達成療癒效果的一號正解。倚臥在那,看望玻璃窗外熙來攘往的人群,觀察陽光灑進的落影,瞬時間,自己彷彿潛入另個平行時空,裡頭的一切靜止又清晰,讓人有足夠時間調適心緒,踏上靈感探索之途。

有趣的是,幾次在工作室通宵到清晨的徐御尊,反而碰見自己最喜歡的工作室模樣:寧靜的道路、窗邊微風透進,樹葉拍打的窸窣沙沙聲 ...... 頓時使徹夜的疲憊減少許多。我們也不免俗的問上一題,工作室面對大學,會有什麼特別感受呢?他說,工作情緒其實會受人來人往的學子青年影響。「每當忙到焦頭爛額,大量的學生從你身邊流竄而過時,耳邊傳來的,盡是他們談論學校、社團無憂無慮的樣子,恰與我們呈現反差,可以說是一種我們的美麗與哀愁」儘管如此,那些美麗與哀愁,最終將幻化為畫筆裡的莞爾喜悅,或許也是種另類助力!
 
 
 
 
 
 

 
 
cover_topic01-4.jpg
 
 


之前在阿姆斯特丹看到當地人對設計辦公室的重視,讓我有了靈感,桌面必須要乾乾淨淨,減少雜物出現

一 王公瑜 / 北鷗設計



 
 
一眼望去,到處擺放純正北歐傢具傢飾的空間基調,倒讓人恍惚間彷彿正身在歐洲,拜訪過著「Hygge」生活方式的北歐人。之前在阿姆斯特丹,被荷蘭人重視設計辦公室的態度,啟發靈感的北鷗設計總監王公瑜,用其擅長的北歐居家風格,打造一個井然有序、設計感極高的半居家工作室。

對王公瑜而言,一般只有電腦桌和會議室的辦公室,很常讓人感到乏味;想要帶給客人直接且強烈印象的他,便充分利用這個買來孝敬母親的居所,深度闡述個人拿捏生活細節的觀點。在完整的住宅思維下,工作區被特別劃分進木質的長方形框景內。裡頭工作的同事,因部分牆面的阻隔,還是能保有高度專注的時刻;如果我們站在客廳由外向內看去,恰也構成一幅趣味性十足的仿動畫效果。當客人走進工作室,所有被精心安置的物件,立刻能代替設計師說起未來自家的故事畫面。以後廚房是什麼樣貌、孩子如何坐在地毯上玩玩具、仙人掌就放在澄白的窗框旁,哪邊最適合太太追劇...... 誠因場域植入了真實的生活感,一絲一毫對應間,宛如更能觸動心底對自在生活的嚮往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

OTHER TOPICS